魯迅與顧頡剛曾在廈門大學同事,但在廣州中山大學兩人並沒有共事,因顧來時魯迅已離開。兩人在廈大時已有很深矛盾。《故事新編·理水》裡的「鳥頭先生」這個角色,被認為就是影射顧頡剛 [註 1]。 著作 [編輯] 編年 [編輯]

生平 ·

12/12/2011 · 按照學術界論資排輩的規矩,魯、顧算是兩代人,魯迅是師輩,顧頡剛為晚輩,本沒有什麼真接的利害沖突,況且二人平時很少接觸,沒有多少學術和生活上的來往。魯迅之所以對顧頡剛表現出極度厭惡的態度,除了與顧

4/3/2013 · 歷史上,魯迅與顧頡剛是一對冤家,尤其是魯迅,甚至不惜在歷史小說《理水》中,在各種通信中,都對顧頡剛發難,並且多次稱之為“鼻”。魯迅為什麼這麼挖苦顧頡剛的“生理缺陷”?照說,魯迅不是這樣的人。因為和魯迅

16/11/2010 · 傅斯年如何為了顧頡剛而得罪魯迅(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2010年11月16日16:23 【字號 大 中 小】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在寫給友人的信中,魯迅憤憤地道:“我到此隻三月,竟做了一個大傀儡傅斯年我初見,先前竟想不到是這樣的

顧頡剛先生與魯迅 世紀之撕平議 2017-10-18 由 談古論金 發表于歷史 「這這些些都是費話,」又一個學者吃吃的說,立刻把鼻尖脹得通紅。「你們是受了謠言的騙的。其實並沒有所謂禹

魯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本名周樹人,原名樟壽,字豫山、豫亭,後改字豫才,以筆名魯迅聞名於世,浙江紹興人,為中國的近代著名作家,新文化運動領袖之一,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和開山巨匠,在西方世界享有盛譽的中國近代文學家

生平 ·

顧頡剛最早認為魯迅《中國小說史略》有抄襲之嫌 2016-10-25 由 正北方網 發表于文化 [摘要]顧潮:魯迅 作《中國小說史略》,以日本鹽谷溫《支那文學概論講話》為參考書,有的內容就是根據此書大意所作,然而並未加以註明。當時有人認為此種做法有

26/10/2015 · 傅斯年如何為了顧頡剛而得罪魯迅 2015年10月26日17:05 打印 字號: 北大畢業后,傅斯年留學歐洲,顧頡剛 則留在北大一邊從胡適治學,一邊在沈兼士把持的北大研究所國學門任編輯員,同時開始了古史辨偽工作。這項工作很快取得了超乎尋常的

3/6/2016 · 而魯迅在廈門大學時,顧頡剛也受時任文科主任兼國學研究院籌備主任林語堂之邀,辭別北大編輯員之職,陰差陽錯地來到廈大任國學研究院研究教授兼國文系名譽講師。短兵相接,魯、顧二人矛盾加深,終於演化成勢不兩立的仇寇。

顾颉刚与鲁迅之间真正的冲突发生在厦大共事期间, [4] 在此之前,两人虽同在北京,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接触,如果说两人之间有什么联系,顾颉刚至多是因为鲁迅与胡适、陈源的论战,间接受到一些波及。

22/7/2018 · 【明報文章】魯迅一生與不少文人交惡,大都是打筆仗,但有兩次發展成訴諸法律,一次是著名的魯迅控告北洋政府教育總長章士釗,魯迅勝訴;還有一次也差點打官司,最後卻未打成,那就是顧頡剛與魯迅之爭。 上 / 下一篇

26/10/2015 · 而魯迅在廈門大學時,顧頡剛也受時任文科主任兼國學研究院籌備主任林語堂之邀,辭別北大編輯員之職,陰差陽錯地來到廈大任國學研究院研究教授兼國文系名譽講師。短兵相接,魯、顧二人矛盾加深,終於演化成勢不兩立的仇寇。

倘魯迅因為顧頡剛的“師承關系”而註定要攻擊顧頡剛,那麼,1927年在廈大,魯迅不可能接受顧的贈書,更不可能為顧頡剛“函日本友人”。 前文曾說過,是顧頡剛在陳源面前說魯迅抄襲瞭日本人的文章,後者將這一看法公開發表,遭到魯迅痛擊。

20/6/2013 · 魯迅與錢玄同曾一起師從章太炎,又共同在《新青年》一起為新文化吶喊,兩人之間的友誼是很深的,但后來因為一件小事,使兩人之間產生了嫌隙。 1926年6月,顧頡剛的《古史辯》產生了轟動。魯迅是不贊成古史辯的觀點的,故而撰文進行抨擊。

作為古史辨派創始人和國學大師,顧頡剛一生與同時代許多名人學者過從甚密,有的關系非同一般,其中與魯迅的關系十分復雜。顧頡剛與魯迅之間真正的沖突發生在廈大共事期間,在此之前,兩人雖同在北京,並沒有多少直接的接觸,如果說兩人之間有什麽聯與

魯迅先生是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他的成就影響和聲譽是毋庸贅言的;顧頡剛作為曆史學家,民俗學家也是蜚聲海內外的大家,他是古史辨學派的創始人,是現代曆史地理學和民俗學的開拓者與奠基人。魯迅生前與很多文化名人打過筆戰,胡適林語堂梁

20/4/2009 · 顧頡剛遲疑下注 於是顧頡剛跑到廣州做中山大學教授了。他有恃無恐,因為好斗的傅斯年,堅持非接納這個新潮社老友不可,而中山大學的兩名掌門人,戴季陶本來討厭魯迅,朱家驊則依違魯、傅之間。更重要的,是國民黨已出現寧漢分裂。

 · PDF 檔案

從魯迅《理水》說《故事新編》的現代性與獨創性 對於魯迅《故事新編》,評者多環繞三方面去進行探討:一) 故事新編的體 裁;二) 「油滑」之處的優缺點;三) 浪漫主義還是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1。在《故

1/7/2019 · 據推論魯迅當時可能不知謠言的製造者是顧頡剛,否則以魯迅的脾氣絕對不會放過顧頡剛的。後來顧頡剛的女兒顧潮教授仍認為「為了這件事,魯迅自然與父親亦結了怨」,恐是不確的。因為他們兩人剛到廈門大學時,還「同室辦公,同桌進餐」。

魯迅與顧頡剛曾在廈門大學同事,但在廣州中山大學兩人並沒有共事,因顧來時魯迅已離開。兩人在廈大時已有很深矛盾。《故事新編·理水》裏的「鳥頭先生」這個角色,被認為就是影射顧頡剛 [註 1]。

魯迅在文章中指名道姓“罵”過的人,有百人上下;與其論戰的重要人物,也有二三十人。如此之多,在中國現代文壇和學界,不說絕無僅有,也是十分罕見。許多人當時是名人,不少人後來成了名人。許多人當時是那樣,後來卻變了一個樣。

魯迅的雜文橫空一世,光照千古,不僅屬於現代散文最優秀的作品,也是現代思想史上光輝的一頁。 l 魯迅的雜文具批判性 :內容大多抨擊現實的黑暗,或與其他文人筆戰。他的雜文是匕首、投鎗,一針見血地抨擊時弊或剖析問題的癥結。

當時是中山大學校長朱騮先(朱家驊)請魯迅到校。魯迅日記:1月26日「晚往騮先寓夜餐」;2月1日(除夕)「夜往騮先寓夜飯」,朱家驊邀魯迅共吃年夜飯。不久又聘顧頡剛來校,顧北大畢業才6年就當研究教授,魯迅很不服氣,聲稱只要顧來他便走人。

(《〈且介亭雜文二集〉·后記》)從這段激憤的文字裡,可見陳源的“剽竊”流言,嚴重刺痛了魯迅的心靈,竟達10年之久。這一流言的散布者是陳源,但制造者卻是顧頡剛。顧的女兒顧潮在回憶文章中就曾提到

魯迅罵大學生陳其昌拿日本經費,事實是陳其昌在上海從事地下抗日活動,被日本人抓起來裝進麻袋亂刀戳死。魯迅常常痛罵的高長虹在法國留學,聽說日本全面侵華之後輾轉多國趕回中國抗日,跟隨國軍轉戰大半個中國。 魯迅罵的是這樣國難當頭挺身而出的人。

此後兩人互有通信,顧頡剛1926年6月15日寄贈魯迅新著《古史辯》第一冊,並在環襯上題字:“豫才先生 審正 頡剛敬贈”。同年9月8日,也即魯迅抵達廈門的第五天,同在廈門大學任教的顧頡剛即拜訪魯迅並贈《諸子辨》(宋濂著)。

然而,魯迅的一點點高興很快便消散了。 “我一生中第一次碰到的最大的釘子就是魯迅對我的過不去。”這是顧頡剛晚年時在《自傳》中用血淚寫下的文字。其實魯與顧並無深仇大恨,甚至也沒有過什麼直接衝突。

善講者與口拙者 ——梁啟超、王國維、魯迅、顧頡剛、徐志摩等怎樣講課 盧 毅 民國時期,許多知名教授的講課別具一格,給

導讀:這件事,就是中山大學有意聘請顧頡剛來任教。對此,魯迅的反應頗為激烈。兩人因一系列陰差陽錯的事交惡,由來已久。孰是孰非,難以論斷,但關係之惡劣,確實已經到

顧頡剛本就與魯迅交惡。出版《古史辨》後,顧頡剛赴任廈門大學,成為魯迅的同事。當時魯迅曾說過「不屑與顧頡剛平起平坐」;而顧的同窗、已是北大教授的潘家洵,也看輕顧頡剛的成就,曾對他人形容顧頡剛是「到一處鬧一處」、搬弄是非的小人。

中國小說史略 – Ebook written by 周樹人, 魯迅. Read this book using Google Play Books app on your PC, android, iOS devices. Download for offline reading, highlight, bookmark or take notes while you read 中國

魯迅小說的諷刺藝術,有别於直接的謾罵和尖銳的抨擊,而是用一種比較含蓄、形象的筆法來加以嘲諷和譏刺,使人感到可笑、可鄙,甚至於可惡。下面從諷刺的角度來探討魯迅小說集《呐喊》、《彷徨》及《故事新編》取得的藝術成就。

陳西瀅是魯迅“抄襲”一說的傳播者,而到底是誰首說“抄襲”的呢?陳西瀅生前始終未說。 胡適出面為魯迅洗刷 直到1936年,由陳西瀅與顧頡剛的共同朋友胡適出面為陳西瀅作解釋。胡適在寫給蘇雪林後來又公開發表的一封信中道:“魯迅自有他的長處。

1.專門以「學科史」的角度,深入探討中國現代民俗學的學科建構史! 2.從胡適、魯迅,到周作人、顧頡剛、傅斯年,本書勾勒出早期民俗學者的個性特徵,研究者必備!

魯迅的這篇文章,其實並沒有說錯什麼,蘇雪林卻要說魯迅自己亦曾是這樣的罵人,「像潘光旦缺了一條腿,魯迅便在《理水》裡號之為『拄杖先生』,顧頡剛頭顱有點異樣,他又稱之為『鳥頭先生』」。

来信 [编辑] 魯迅先生: 頃發一掛號信,以未悉先生住址,由中山大學轉奉,嗣恐先生未能接到,特探得尊寓所在,另鈔一分奉覽。敬請大安。 頡剛敬上。十六,七,廿四。 鈔件 [编辑] 魯迅先生:

讀《星期日明報》,得知魯迅居於上海期間(1927年離開廣州至1936年病逝為止)經常光顧的內山書店,原來現時尚有一「分支」在東京神保町,由當年書店創辦人內山完造的侄孫內山深經營。 遂記起,幾年前讀過一本內山完造的文集,名為《我的朋友魯迅

魯迅罵大學生陳其昌拿日本經費,事實是陳其昌在上海從事地下抗日活動,被日本人抓起來裝進麻袋亂刀戳死。魯迅常常痛罵的高長虹在法國留學,聽說日本全面侵華之後輾轉多國趕回中國抗日,跟隨國軍轉戰大半個中國。 魯迅罵的是這樣國難當頭挺身而出的人。

所以,魯迅對造謠的顧頡剛深惡痛絕而對其酒糟鼻子進行沒完沒了的攻擊,對傳播這個謠言的陳源也謂之‘謊狗’!其二,魯迅所以特別恨顧頡剛,還因為他是一個‘陰謀家’:自己造謠不公開,卻叫陳源在報上唧唧

 · PDF 檔案

顧頡剛與魯迅交惡,在 1927 年 3 月 1 日 的日記上他說:「魯迅對於我排擠如此,推其原因,約有數端:(1)揭出《小說史 略》之剿襲鹽谷氏書。(2)我為適之先生 之學生。(3)與他同為廈大研究教